下雪——杂谈

想看看雪,看看下雪,却又错过了。早晨推开窗,没有看到一丝雪白。唯一见到的,仅是空调外机上泡在雨水中的一堆残雪。

很想看看雪,因为记忆中下的最后一场大雪已在遥远的1991年底。之所以记得,是由于那年刚开始工作;是由于每每谈起雪就会想到XXX在1992年初时因为积雪而从宿舍的楼梯上滚落下来,摔断了手。

很怀念下雪的感觉。看着雪花飞旋,自己的心也会随它飞扬,飞到遥远的童年,想起雪天和小伙伴一起抓麻雀的快乐。其实,少时在雪天并没有抓到多少麻雀,倒是老爹有次悄悄出去带回来一大堆,但那份心情却无法抹灭。

一张“大”,一段短杆,一堆龙糠或者用五块砖、半截筷子加一把龙糠就是抓麻雀的工具,扫开一小块空地就是我们的舞台了。

很想再次体验一下下雪的那种惊喜,特别是,当你一觉醒来,推开门、咪缝着眼来欣赏那银装时的欣喜,以及在雪地里,掉了鞋时的惊慌失措。

喜欢雪,很想看看雪,但现身的机会却越来越少了,悄悄的来、静静的又走了……




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相关日志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-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内 容:
验证码: 验证码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