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把星

在偶们乡下,都说扫把星是不吉利的,因此每每提到它就想起“灾”。
可想想自己,发现与此星有某些共同之处,就说上学吧,每到分班,大牛所在的班级从未逃脱过被分的命运。
小学一年级刚结束,好好的就把偶这个班长给分到了另外一个学校;
初一,偶经过几年奋斗,总算又当上班长了,嘿,又被分了;
初二,接着分;
高一,文理分班,又被分了;
大学,休学一年,再次被踢到了下一届。
想想自己也真怪可怜的,不会牛尾和扫把形状差不多的缘故吧?

提到上学,感觉最高兴的还是在一年级时,虽然那年是我学习中最艰苦的一年,连象样的抄写本都没有,学校所发的抄写本的纸张都不是白纸的,比现在的牛皮纸还要黄,字写在上面很难看清。
最好玩的是,学校为了建个练跳远的沙坑,居然组织我们全校的男同学背着空书包,浩浩荡荡排着队到海滩上去背运沙子。偶记得偶当时是赤着脚去的,大热天的,踩在公路的石子上,除了烫得直想跑外,居然不觉得痛。
那时一个班就一名任课老师,要上语文、数学……全部课程。于是老师的课一小部分课就落在我身上了。老师上个大半节课,有事出去(很可能去批作业去了),就把我拎到上面,给同学们领读什么的,放学后老师将后进同学留下来补课时,我也往往被扣下来帮老师批作业……。为此,偶还没少被同学取笑。
不过也多亏被拆分到了其他学校,否则到二年级时就和三年级一个教室了,因为那个学校只有二间半教室,除了一年级是单独的半间外,二、三和四、五是合在一起的,上起课来可热闹了……

不过,被老师捧在手心里的感觉还真不错……




[本日志由 大牛 于 2007-12-29 04:52 PM 编辑]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相关日志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-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内 容:
验证码: 验证码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